蝈蝈的一生

2021-08-16 | 来源:联合日报| 浏览:

□秦至
  今夏的一天,父亲买回来两只蝈蝈,给它们在两个亭子状的笼子里安了家,挂在屋檐下。从此,他的庭院里,不仅有繁花、鱼虫相伴,还多了两个喜好唱歌的小家伙。
  中午,阳光正烈的时候,两个小家伙便有些迫不及待地一展歌喉了。它们“吱吱——吱吱——”地叫着,清脆悦耳,闭上眼睛,像是听到了泉水叮咚,清溪拍岸,整个大自然的美景在脑海里翻涌成画。这是我第一次仔细地听蝈蝈叫,心中的烦闷之气似乎随着它们的歌声烟消云散了。我终于明白,父亲喜爱蝈蝈,也正是想图个舒坦吧!
  不过,蝈蝈可不迁就人的作息习惯。当夜幕低垂、万籁俱寂时,两只蝈蝈的演奏却丝毫没有结束的意思,它们使出看家本领,一唱一和,比白天叫得更欢了。站在高处的两位音乐家睥睨着院子里的一切,鼓动着翅膀,轻捋着两根长长的触须,如浓妆艳抹、摇曳生姿的花旦,踏着细碎的步子粉墨登场,咿咿呀呀唱着心中的故事。它们是在和黑暗宣战,与命运抗争。
  母亲终是不喜蝈蝈的,她一个劲地跟父亲抱怨,蝈蝈的叫声刺耳,无法安睡,她希望父亲把蝈蝈拿远点,或者直接送人。父亲嬉皮笑脸地请求母亲原谅:“它们晚上也不是一直叫啊,你要实在睡不着,我有个办法,你可以用棉塞堵住耳朵啊!”母亲知道父亲是不会轻易把蝈蝈送人的,便一脸怒气地走了。
  母亲总是说父亲这是不务正业,不过在我看来,一个人能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这些美好的事物上,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就像这蝈蝈一样,把自己短暂的生命献给歌唱,直至生命的尽头。
  蝈蝈的寿命很短,平均只有100天左右,所以民间都称呼它为“百日虫”。暮秋时分,是雌蝈蝈产卵的季节,它们尾部的两根刺深深地刺入大地,把小米粒大小的卵留在泥土里。当它用尽全身力气产下孩子的那一刻,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等到来年春回大地,这些熬过寒冬的卵便在春风的爱抚下,慢慢破茧而出,一个新的生命轮回又开始了。
  我想,蝈蝈的一生不过百天,但它们却是过得异常精彩的。它们是天生的歌唱家,悠扬婉转的歌声为燥热漫长的夏夜注入一抹清凉,将人们的烦心事赶走。等到孕育出新生命的那一刻,便欣然离场,没有遗憾,没有不甘。
  人生一世,不过百年,在浩荡的时间长河里是何等短暂,不过须臾之间。真应该向两只蝈蝈学习,唱响属于自己的歌,做自己欢喜的事,慢慢前行,才不枉来这人世走一遭啊。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