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蒙山

2021-08-18 | 来源:联合日报| 浏览:

□朱卫军
  蒙山素有“九州之巨镇,巍然敦大观”之称,就其海拔而言,位列山东第二。孔子言,“登东山而小鲁”。东山,即蒙山,“而小鲁”,是与泰山相比而言。这个绵延百里、纵横跨越四县的山脉,尽管它的文化底蕴没有泰山那般丰厚,但它的内涵仍值得品味。
  蒙山究竟成于何时何因大概无从考证,但无疑是地壳运动使然。可蒙山所蕴含的人文历史是有据可查的。历史的镜头向前推至四五千年前,先人就在这片流域繁衍生息,创造着远古的文明——这有出土的大汶口文化以及与其相承发展的龙山文化、岳石文化等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为证。祖先栖居于此,他们的抉择无疑是正确的——蒙山流域,的确是一块风水宝地,山水林田赋予了蒙山灵气。公元前11世纪周成王封太昊后裔建颛臾国,主祭蒙山,算是蒙山的人文历史真正的开始。之后,历经朝代变迁,风雨雷电,战争与和平,杀戮与生息,在蒙山沂水间演绎了数不清的悲欢离合故事。鬼谷子王禅于此修道数年,其中培养的两个学生孙膑和庞涓演绎了一段争战史,尤其是离此百余公里外的那场“马陵之战”,成为中国军事上的经典之作。雨王庙的犹存,为蒙山书写了人文历史的续章。而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留下的红色历史文化和“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沂蒙精神,代代传承。
  蒙山的风骨和灵动,诗韵与温情,吸引了众多的文人墨客,他们把足迹留在了蒙山,同时也把诗情留在了蒙山。康熙、李白、杜甫、苏轼等众多名人,他们对蒙山的讴歌仍在,当你读那几百篇的诗文,是品味,是震撼,是对这座东方名山厚重文化的由衷膜拜!李白和杜甫曾相约同游蒙山,各自写下许多诗篇,尤其是他们互赠的诗篇,印上了他们志同道合而富有情趣的佳话。李白《鲁郡东石门送杜甫》:“醉眠复几日,登临遍池台。何时石门路,重有金尊开。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杜甫不甘示弱,回诗一首《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入门高兴发,侍立小童清。落景闻寒杵,屯云对古城。向来吟橘颂,谁欲讨莼羹。不愿论簪笏,悠悠沧海情。”灵秀隽永的蒙山,也诞生和养育了许许多多的名人志士,古有仲由、刘洪、诸葛亮、王羲之、公鼐,近有左宝贵、刘晓浦、刘一梦,他们在历史的长河中,吟唱了一曲曲壮歌。
  石是山的儿女,这座雄峙于山东中部被誉为“岱宗之亚”的名山,尽管亦为石头组合,但与其它山相比,又具自己独特的风格——蒙山没有摹仿、没有重复、没有雷同。大自然的造化赋予了它鲜明的个性和独特的风貌,除了大自然的造化,亦归功于沂蒙人为它精心的梳妆打扮。如果你从高空中俯瞰,那个秀出云表,耸翠天际,如神龟状俯卧的山峰,便是龟蒙顶——蒙山主峰;那块拔地而起,直刺苍穹,峭壁刀削,苍松笼罩,让人望而却步,只见群鹰飞栖的巨石,便是被称之为蒙山之魂魄的鹰窝峰。还有那群伸出头来探海的神龟,卧伏在山半腰的天狗石,俯瞰沟壑的卧兽石,静仰天际的伟人峰,欲跳山壑的蛙眺石,形象逼真的猫山。还有那依山就势雕刻而成,一手拄鸠杖,一手托仙桃,白须飘逸,慈眉善目,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寿星巨雕,大概会为蒙山带来福音吧。
  蒙山之丽,不仅在山,亦在水。所谓山多高水多高,那些位居海拔千米之山颠的山泉,澄明清冽的泉水汩汩涌出,沿山涧沟壑顺流而下,的确为蒙山增添了一股灵性。立于石上观瀑布是一种享受,于九龙潭边听涛声是一种享受,听溪边村姑少妇笑语和嬉戏演奏的洗衣歌亦是一种享受。而尤其是那个飞流直下的瀑布,宛若自然形成的祖国版图,不由地心生对祖国的热爱之情。瀑布的壮观固然与蒙山的骨性相吻合,但你不能说潺潺舒缓的溪流就不是蒙山的个性,慈父也温柔。
  蒙山的气势在于林。因水润养的茂密山林,成为蒙山的绝唱。蒙山的森林覆盖率达到80%以上,这在北方山系中是不多见的,因此,这里成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蒙山的植物有一千余种,分属于130科。无论你站在山颠,还是立于山下,放眼望去,千层万叠,丛丛簇簇,蓊蓊郁郁,渲染着一种磅礴的气势。春日里杂花生树、绿意满山;夏季里堆绿积翠、遮天蔽日;秋天里霜叶似火、硕果满枝;冬风中枯叶脱尽、枯枝刺天,尤其是大雪飘至,蒙山又是另一番景象,千峰万壑银装素裹,正如诗人所描绘的:却向东蒙看霁雪,青天乱插玉莲花。
  蒙山的诗意,需要慢慢地读,细细地品,直到我们的灵魂也皈依蒙山。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