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回味

2021-08-18 | 来源:联合日报| 浏览:

□刘琪瑞
  走在夏日的河堤上,那儿有好多高大的白杨,它们组成了遮天蔽日的树群,每一棵树木都是群里的成员。可它们从不聊天,只有微风吹来时,它们才心照不宣,相互点头致意。
  我走近时,风渐渐大了,它们哗哗作响,像是欢迎我这个过客,邀我置身树群营造的清凉世界。
  牵牛花,它们是一只只小蜗牛吗?慢慢腾腾的,爬上了盛夏的篱笆架。乡人还叫它“勤娘子”,它们起得可真早,大红公鸡刚啼过头遍,勤娘子们就早早攀爬到篱架的最高处,仰起一张张笑脸,灿烂地盛开。
  那一只只小喇叭,红的粉的,靛蓝的淡青的,五颜六色。侧耳细听,仿佛能够听得见滴滴答答的起床号。
  小时候,乡村的夏夜很宁静,夜空里的星星很美,在丝瓜架、葡萄架的缝隙里闪闪烁烁。我们小孩子常要盘绕在娘的膝下,听牛郎织女的故事,听嫦娥飞天的故事,娘说:每颗星都是地上的魂灵啊!
  我总幻想砸下一颗星星玩儿,于是常向天上扔石头、砸星星。有一次,天上的星星拖着亮晶晶的尾巴,落下了一颗,没有人相信是我砸的吧。
  在乡下,鸟鸣是绿色的,染有树叶和青草的气息,它们像一颗颗金豆豆,一粒粒的,落下来发出清脆的音韵。
  而蝉鸣是花花搭搭的,像是稀疏的树叶漏下的花荫凉儿。蝉鸣如织,它们更像一根根丝线,缠缠绵绵的,扯也扯不断。
  它们落到哪儿了?我总也找不到。我问娘:它能织布吗?娘说:它能织网,光阴老了,你就会看得见了!
  小时候,我和小伙伴喜欢爬树玩,盛夏时节常爬杨树、柳树、梧桐树,这些树木是夏蝉的最爱,它们隐匿在密匝匝的枝叶间,起劲儿鸣叫。我们叫它“知了”,爬树是为了黏知了、扣知了。
  现在老了,想爬树爬不动了,也怕别人笑话。几个老伙计在一起议论,说爬树好处多多,可以活动筋骨,锻炼手脚的灵活性,还能捉知了、捡蝉蜕,好有童趣哟!
  一群老胳膊老腿、鹤发童颜的老头、老太太,哧溜哧溜地往树上爬,老来赛顽童啊,想象着这样的场景都很美呢。
  年少时家贫,很少有鞋子穿,夏天更是省了。赤着大脚板、小脚丫,走在青石板路上,踏在高高低低的田埂间,踩在温热柔滑的泥塘里,并不觉得硌脚,行走自如,健步如飞。不论大脚仙、小脚仙,都觉得舒爽轻惬得很呢。
  现在光景好得很,春夏秋冬,谁没有几双鞋子啊!恐怕没人光脚丫走路了,即使是小孩子,即使在炎夏,也少见打赤脚的了。别说坚硬的蒺藜、槐刺、砺石,哪怕一根极为细小的麦芒,我们都会被扎得生疼,咧嘴叫唤。
  从前时光很慢,炎夏漫长,纳凉消夏最有意思。高高的河堤上,宽敞的打谷场上,有荷风飘着清香,有蛙鸣奏着仙乐,有萤火虫儿提着一盏盏梦幻般的幽蓝,有蝈蝈、纺织娘、蟋蟀举办的一场场演唱会……一把老蒲扇,把梦境摇得轻飘飘、舒惬惬。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