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中藏着一眼泉水

2021-08-19 | 来源:联合日报| 浏览:

  去旧物仓,我看见一条手工老绣片——翠绿的布面历经旧年风霜,上面绣了一朵开得正艳的紫薇花,其间点缀着红珊瑚、蓝松石、白珍珠……我不由赞叹起旧物之美,身旁的友人说:“美好的事物都有美丽的心,并不是老绣片有多美,而是我们有一颗欣赏美的心啊。”
  作家张晓风写过桐花的文章:在五月去看桐花,阳光那么好,像一种叫“桂花蜜酿”的酒。人走到林子深处看桐花,不免叹息气短,对着这惊心动魄的手笔感到无能为力。忽然,有位妇人行来,问道:“你们来找人?”
  我们答:“我们来看花。”
  “花?”妇人一面匆匆往前赶路,一面丢下一句,“哪里有花?”
  蒋勋谈论美,曾说道:“回到生命的原点,才能看到美。而美最大的敌人是‘忙,忙其实是心灵死亡,对周遭没有感觉。”如此看来,只有我们放缓生命的脚步,才能感受美,唤醒为美好事物而欢呼的天真。
  梅姐是我们单位请的保洁阿姨,她每天要在清晨和傍晚各打扫一次,除此之外,她还要在我们上班前擦干净桌子和电脑键盘。这些工作相对于梅姐的瘸腿来说显得沉重了些,但她时常说:“我能有个事情做就很知足了。”
  有阵子,梅姐被人指指点点,有人说她在报社冒充记者,采访一个伤残人士。她解释说:“那次是我去报社做保洁,有位伤残人士走遍了所有部门,因为是下班时间,所有记者都不在,他忽然就落泪了,诉说自己追讨不到补偿款的艰辛。我只是为他拿了把椅子,做他唯一的听众。”
  在不公和难以预测的命运面前,那些勇敢“抱不平”的人,哪怕仅是给予一把椅子和一次倾听的温度,都会使苍凉的世界变得美好。而这样的一颗心,该是何等的美丽与慈悲啊。
  我居住的小区外有一排旧瓦房,住着的都是外来讨生活的人,老严一家就住在这里。老严是位公交车司机,身体强壮,有美满的家庭。可老严贪杯,在一次酒后血压飙升,导致脑溢血昏迷不醒。送到医院抢救,在重症病房里躺了一个多月,命运终于松开了魔掌,老严奇迹般地醒了过来,却落下了半身不遂的残疾,从此只能扶着墙行走。他彷徨无助,不知道该如何度过接下来的每个白天和黑夜。
  天翻地覆的人生,原以为世间无路可走,谁料云开雾散。朋友发了一段单细胞黏菌的视频给老严,在微观镜头下,神秘的菌群悄悄成长。当一个个孢子爆破的声音响起,那仿佛也是自己的心跳,他勇敢地走出了黑暗的角落,努力复健。身体刚有好转,老严就开始学习制作拍摄短视频,再次启航,要去探一探人生多变的气候。
  小王子说:“使沙漠如此美丽的,是它在某处藏着一眼泉水。这是我的秘密,其实很简单,我们只有用心才看得清楚,用眼睛是看不见本质的东西的。”
  世间的生命之河,有顺流,也有逆流,河水会流出哀伤,也会流出欢欣。美好而坚强的旅人会在逆流中放声高歌,把微笑还给曾经哭泣的人,把健康还给受苦的人,把生命还给热爱生命的人,让美回到美丽的心。
  美丽的心,应该有三分天真、三分慈悲、三分勇敢,还有一分多情。美丽的心是一切美的起点,美丽的心是生命的豁达,美丽的心是我们一生的修行。愿我们在长长的岁月里,不改变对这个世界的热爱,不辜负自己的强大与善良。
  愿人心向美,万物复苏。 (摘自《知识窗》 作者 麦淇琳)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