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酒局文化”祛魅,局外功夫少不得

2021-08-22 | 来源:联合日报| 浏览:

□李明志
  近段时间,在沸沸扬扬的某企业“女员工被侵犯事件”的裹挟下,所谓“酒局文化”也遭到公众密集批判。由此,“年轻人有多反感酒局文化”也上了热搜。在相关投票中,超过50万人选择了“极度反感,不能接受”,还有8万多人选择了“现实中难以拒绝,身不由己”,反映了人们面对“酒局文化”时的复杂心态。
  围绕“女员工被侵犯事件”,所在企业从拖泥带水、反映迟滞,到快刀斩乱麻——执行“涉嫌男员工被辞退,永不录用”的“家法”,再到案件进入公安调查取证环节,一步步趋于明朗之际,舆情热度却并未随之即时消减,更全面、更深层反思仍在持续。作为事件的一个“导火索”,每每制造丑闻的所谓“酒局文化”,正经历情、理、法全方位的伦理审视:为变味异化的“酒局文化”祛魅消邪,局内、局外的功夫都得做到位才行。
  酒,自然是有文化的。作为悠久饮食文化的一种,或小酌、或畅饮,或微醺、或酩酊,都给饮者酒客以独特的生理、情感体验。但凡事讲究有度,饮酒更当如此,就像酒瓶上明示的酒精度,那绝非炫耀酒量、逞能蛮干的标准,而是对饮酒伤身点到为止的提醒。更关键的是,其文化边界应当厘清,其文化内涵不宜泛化。如此,一杯杯酒方能溢出一段段惹人乐道、为人称颂的文化轶事和文化创造,杜甫的《饮中八仙歌》、李白的《将进酒》等等散发酒香的传世佳作,莫不如是。
  众饮自须有局,可一旦将酒全然落位于“局”,便很难不变味。“年轻人反感的不是酒,是酒局”“文化是有底蕴、有内涵的,酒局哪算得上文化”“很反感,为什么谈合作一定要喝酒”“有人总说‘你不能不喝吗’?真实情况是身不由己,难以拒绝”“新员工不喝领导敬酒被打耳光”“研究生参加导师饭局饮酒猝死”……网友的现身说法、频发的酒局悲剧,数不胜数的案例背后,是当下世人“苦酒局文化久矣”的强烈共鸣。杯盘狼藉、雅量尽失的丑相毕露,则是“酒局”的场景和本质合力促成的必然结果。
  顾名思义,酒局由“酒”和“局”攒成,若饮酒不再单纯,一局终了难免一地鸡毛。一方面,饮酒过度“喝大了”,自会损伤身体;“局”要是越线、无底线,则会造成心理压迫。另一方面,充斥酒局中的冗长絮语、“黑话”套路,以及开黄腔、秀“三俗”、耍酒疯等失态冒犯行为,令人反感场景,显然有违相聚本意。但在种种现实压力下,就算不能喝、不想喝,要说出一个“不”字,太难了!而公众之所以会下意识把“酒局”陋习视为一种“文化”,何尝不是向现实妥协,寻求某种“合理性”?
  观古照今,向“局内”找寻,酒与酒局本无褒贬,如何对待、作何应用,全看饮者心意。文人喜曲水流觞、武将煮酒论英雄,有其情趣和价值;至于酒局“潜规则”、畸形“劝酒文化”,则无疑是对道德伦理的挑战,是最当休矣的朽木糟粕。
  值得欣慰的是,围绕矫治酒局陋习,强力治本兜底的法治努力已然上路。“醉驾入刑”早已深入人心,“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明确写进《民法典》,警示强迫性劝酒、明知对方不能饮酒仍劝其饮酒等情形,都可能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这些法治层面的“局外功夫”,要成为每个人都接受的思想自觉、行为自觉,尚需更多次、更及时、更严格的司法介入和执行案例,让受害者早日讨回正义,也让法治深入推进、社会集体监督、企业刮骨疗毒、个体心存戒惧、喝与不喝随意的饮酒风气,早日涵养成型。


新闻热点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