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出圈 规范发展还需提质

2021-08-22 | 来源:联合日报| 浏览:



  2018年,剧本杀市场规模仅65.3亿元,而到了2020年,中国从事剧本杀的相关企业新增3100多家,市场规模突破百亿元。在2021上半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剧本杀以36.1%排名第三,仅次于看电影(38.3%)和运动健身(36.4%)。
  剧本杀起源于欧美,是一种通过让玩家扮演剧本中的角色,围绕剧情和线索卡展开推理,通过互动交流、探讨、交换线索等方式还原剧情中的人物关系,最终共同揭开背后真相的逻辑推理游戏。
  作为新兴的文化产品,剧本杀游戏迅速成为年轻人之间城市社交“新贵”。据不完全统计,济南的剧本杀店目前已近500家,青岛已有近千家。剧本杀门店增长迅速,但消费者的体验没有越来越好——同质化竞争、价格战、侵权等弊端,使剧本杀市场存在隐忧。

角色扮演的沉浸式娱乐
  在美剧《生活大爆炸》里,谢尔顿和朋友们经常玩的游戏是《龙与地下城》,这个游戏的核心就在于“role play”,也就是角色扮演部分,这也是剧本杀与桌游、密室类娱乐项目最大的不同。
  一群人聚在一起,选择一个剧本,开启几个小时的新人生。线下门店通过装修设计、换装和DM(游戏主持人)的引导,让人身临其境地进入剧情。在游戏里,每个玩家都会拿到一本属于自己角色的剧本,以自己扮演的角色展开讲述,在游戏中拼凑演绎出故事的真相,揭秘玩家身上的隐藏故事。当游戏进入尾声,“凶手”的真面目被揭开,真相大白,往往是游戏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线下剧本杀一般需要4—9人组团,不仅能邀约朋友一起玩,还可以在店家帮忙下和同店的陌生人一起组队。因为有DM的存在,哪怕从未玩过剧本杀的玩家,也可以在DM的引导下,分配角色、阅读剧本、领取任务线索。每个剧本都会标注出背景题材,如悬疑/推理、现代/情感等,且每个剧本后都备注几个简单的关键词和需要的人数以及价位,以便玩家选择。
  根据不同剧本类型和玩家人数,玩一次剧本杀的价格在60—200元不等。独家本、限定本价格相对较高,盒装本价位适中。刘晓彤是位资深的剧本杀玩家,他说:“现在剧本杀基本上都是以店家组局为主,店家会在自己的玩家群里帮你拼人,因为很少有玩家自己能凑齐所有人。其次剧本杀店一般都是提前联系预约,最起码要给店家一个充足的准备时间。店家会给这个剧本的所有玩家组一个群,然后大家根据约定的时间过去,很多店家会收取一定的定金。”
DM和剧本是行业竞争核心
  青岛凤栖于梧文化娱乐传媒公司总经理姜伟航在青岛经营多家剧本杀店。2020年入行剧本杀的他,不到1年便在青岛、烟台等地开了多家店。在他看来,一个剧本杀店的核心竞争力来自剧本和DM(游戏主持人)。他把DM比喻成剧本杀行业里的明星,一个优质的DM会让顾客的黏性更高。“一场剧本杀的游戏体验很大程度上依赖DM的临场发挥。他们对于游戏的组织和完整性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同一个剧本不同DM带来的感觉不同。”他认为,目前一个优质的DM在行业里依然很稀缺。
  对于剧本杀店来说,另一个核心就是剧本。剧本奠定着玩家体验的基础,也决定着整场游戏的模式。不同剧本内容可以将游戏分为古装、民国、现代等不同风格,硬核、情感、阵营等不同主题。
  李娟是济南一尘沉浸式剧本杀推理社的主理人之一。在她的店里,装修风格有中国风、民国风、恐怖以及比较欧式或者美式的,一般会根据不同的剧本选择房间来使用。为了增强游戏效果,每个房间都会有暗门,方便真人NPC出入,增加剧情的代入感。
  在李娟的社里,大概有十几名员工,有全职也有兼职,他们会在游戏中充当真人NPC(非玩家角色)或者DM(主持人),基本上都是表演专业的学生或者毕业生。DM的薪资区间在1000元/月至7000元/月,这样大的差距除了有兼职有全职的缘故,另外也跟剧本有关,贵一点儿的剧本拿到的提成也会高一点儿。“现在好的剧本或者写手不好找。”李娟说,一般来说,一个剧本如果能够达到盒装本的标准,报酬是两万元左右,加上提成,写手能够拿到3万元。而一个爆款的剧本,好的能卖到一两百万元,“但是这种剧本的写手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从整个产业链来看,线下与线上剧本杀本质差别不大。作者写出相应的剧本,通过发行商销售给店家,最后通过向玩家收取费用来完成最终的变现。姜伟航说:“目前剧本分三类:盒装、城限(每个城市只有少量店铺能够购买该剧本)、独家(在该城市只有一家店铺能够获得使用该剧本的权力)。盒装本比较便宜,一般在500元,城市限定本一般在2000元以上,独家更贵。”能够拿到独家本和城限本需要一定的门槛和实力,在他的沉浸式剧本探案馆胶州店里,目前有130多个剧本,其中有一本独家本《狐狸旅馆》,买进价格高达5000元,但这也意味着想要玩这个本的玩家只能来他店里。
  今年7月,青岛举办了“大航海时代”剧本杀展会,全国各地的剧本杀店家来到青岛,因为在展会上发行方会带着尚未发售的作品进行公测,店家能否“抢车”(抢到热门本的测试权),能否拿到“城限本”和“独家本”是提升门店竞争力的重要途径。除了拿到稀缺剧本外,店铺剧本的更新频率也十分关键。“我们15天更新一次目录,130多本剧本投入了20多万元。”戏梦探案舍·剧本杀店店长李安安说。
行业繁荣和洗牌正同步发生
  低门槛、强社交的属性,让剧本杀成为年轻人的社交新宠,“00后”和“90后”群体是剧本杀店的主要客源。李安安说,他们店铺的两个玩家群里,顾客加起来已经有800多人,周六、周日一般会有5—6场,工作日也有2—3场。
  在很多人眼中,剧本杀是个门槛低、回报快的好生意。《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预估,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达154.2亿元,消费者规模有望达941万。相关数据显示,国内目前经营剧本杀的门店已超过4.5万家,今年有望超5万家,甚至可能突破7万家。
  行业红利使得大量人挤入这个行业,导致整个行业品质良莠不齐。很多店主意识到剧本杀行业繁荣和洗牌正在同步发生,越来越多的头部剧本杀品牌开始深耕剧本、规培DM、重金打造游戏空间,以求给消费者优质的沉浸式体验。
  李娟的店里有4个微信群,每个微信群差不多500人。一般来说,一桌剧本杀的游戏者并不完全认识,为了凑齐游戏人数,就有了“拼车”这个说法,微信群就是为了“拼车”或者宣传用的。
  为了营销,李娟每晚都会在群里发红包,手气最佳的可以享受3天免单优惠,“这样可以带来一部分顾客,增加收入。”李娟表示,目前一家正规的剧本杀线下门店其实赚钱的空间并不大,以他们自己为例,刨去各种费用,一个月所剩无几。所以,他们也开始往上游产业发展,开始找好的写手、好剧本,自己做销售发行,希望慢慢能够有一些成绩。
  “现在青岛的剧本杀行业,越来越多专业化、团队化的本土店铺出现。未来,提升店铺服务水准,团队化、专业化、连锁化将是一大趋势,但整个行业还有很多需要规范的地方。”姜伟航说。
融入更大的商业生态系统
  在文化产品日新月异的今天,发展中的剧本杀行业正在主动融入大的商业生态系统,积极与影视、动漫、网文、科技等相关产业及线上和线下商业消费形式融合,拓展行业发展空间。
  今年不少影视公司和游戏公司加入剧本杀赛道,将更多大IP引入进来,和游戏王者荣耀同款的IP剧本、和电影《大鱼海棠》同款的IP剧本相继在青岛剧本杀店出现。与此同时,更多类型的剧本杀项目在诸多网红城市不断涌现:结合VR技术和互动视频技术的剧本杀,与密室相结合的实景剧本杀,与文旅题材融合、长达72小时的沉浸式剧本杀等新鲜尝试不断涌现。
  位于青岛李沧的凤栖梧剧本推理社里,姜伟航装了一间全息投影的房间,比起传统的场景主题房,专业的全息影像设备配合灯光、音响系统,让画面与声效完美配合,营造出具有逼真感官的游戏场景,在剧本体验上不断为各位体验官开创更多的可能性。“全息技术相对来说也不是特别贵,20平方米的房间大概4万元左右的费用,目前行业里已经有专门做全息素材的商家,一套本的全息素材价格在500元至2000元不等,但全息投影和VR不可能全程应用在游戏中,它可以出现在某个环节中增加体验感。”姜伟航说。
规范发展监管帮扶都不可少
  剧本杀火热的背后,大量剧本创作则带来了另一个问题——因抄袭导致的剧本同质化严重,核心“剧本”面临抄袭甚至盗版等法律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此前,某个以密室为主题的原创剧本,被玩家吐槽大量情节构想照抄《名侦探柯南》剧情,导致看过动画的玩家完全丧失推理过程;国内推理作家时晨也在微博点名曝光某剧本照搬他的小说《密室小丑》中的密室杀人诡计。
  业内人士透露,圈内剧本相互抄袭屡见不鲜,有些甚至连剧本封面都雷同,而目前有些从业者不自己开发剧本,而是做盗版生意,有些店家为了节省成本,“知假买假”。“这会形成恶性循环。”该从业者表示,剧本杀的特征是一次性,玩家玩过盗版剧本,即使线索、道具质量不如正版,因为已经“剧透”,也不会重新玩一遍,这会令那些高价购买正版剧本的店家经营受阻,“盗版能够将行业竞争力瞬间瓦解。”
  目前对于剧本杀的盗版问题,从业者停留在依靠行业自律来遏制这一现象,缺少相应的管理制度介入。“想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相应的制度设计,保护原创者的合法权益和收益,让优质的原创不断涌现;同时,从业者应该更加关注优质原创剧本的开发,以及体验感的提升。”业内人士表示。(张芝萌 牛晓芳 王雷 张晓涵)


新闻热点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