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三观”正,形象才过硬

2021-08-23 | 来源:人民政协报| 浏览:

作为具有示范效应的明星,其行为对青少年所产生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而对于这两年不断出现的流量明星失德失范、违纪违法等现象,追星一族和圈内人士也有自己的思考和看法。

追星族的反思:偶像可以是榜样,也可能是反面教材

韩菲今年刚高考完,现在是一名“准大学生”,同时也是一名追星族。韩菲介绍,追星和追星也不一样。比如喜欢国内明星的,因为一些“饭圈”风气,很多人会为了“粉”的明星花钱、打榜、做数据;自己追的是外国明星,这些就比较少,只要看看他演的剧就好了,而且大多数时间都在学习,也没有太多精力去关注别的。

韩菲的同学中追星的不在少数,其中有“粉”流量明星的、“粉”歌手的、“粉”养成偶像等。“这里面水可深了,还有各种外人听不懂的‘饭圈’术语。”韩菲说,如果不是每天高强度追星、上网的话,普通粉丝其实也不太懂这些话术。

韩菲的高中同学中虽然追星的人比较多,但是大家的“三观”都很正,一旦发现喜欢的明星触及自己心目中的底线,就会迅速“脱粉”,即不再追这个明星。在说起最近不断出现的明星“翻车”新闻时,韩菲表示自己和同学都在“吃瓜”第一线,最大的感触就是:“感觉非常迷惑,还很辣眼睛。”韩菲有个女同学是吴亦凡的粉丝,吴亦凡的负面新闻被爆出后,她第一时间就“脱粉”了,因为不能接受自己喜欢的偶像品德如此败坏。在韩菲看来,能担得起“偶像”二字的艺人,最起码“三观”很正,不能有私德上的瑕疵,不然也对不起“偶像”这个称呼。

作为一名高三学生,韩菲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基本已经能做到对事物做出属于自己的正确的判断和思考,但对于更多年龄更小的追星族来说,“偶像”的行为很可能对他们本就还未完全建立的价值观产生影响。

家长的担忧:劣迹艺人那么多,很怕教坏小孩子

“80后”家长庞敏有一个正在上初中的女儿,女儿和班上的很多同学都喜欢一个青春男团偶像组合。看着女儿房间里贴的、书包上挂的都这个男团的照片和玩偶,庞敏既担心又无奈。“平时除了学习,女儿最关注的就是这个组合,和同学聊起来也头头是道。我听不懂也插不进嘴,有时候还要被女儿要求买‘周边’。”

庞敏说,自己年轻的时候也追过星,所以并不是不能理解女儿的行为,但过去条件有限,所谓的喜欢也不过就是做做剪报、买买贴纸,最多买盒磁带。但现在能给明星花钱的地方太多了,如果不对孩子加以引导,很可能就会出问题。“孩子偷家长钱追星的事例现在不在少数。”

除了花钱,现在明星对孩子思想观念造成的影响也让庞敏颇为忧虑。“有一次孩子跟我说,那些哥哥姐姐穿的衣服都好漂亮,我也要和他们一样,我能不能也去当明星?”虽然这些话可能孩子只是随口说说没有当真,但作为家长,庞敏还是很怕孩子会因此变得拜金、荒废学业。至于网上那些“出口成脏”、乱搞男女关系的花边娱乐新闻,庞敏更是怕被孩子不小心看到。“我有点庆幸自己以前喜欢的都是刘德华、陈道明这样的现在看来也是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现在劣迹艺人那么多,真的很怕教坏小孩子。”

圈内人士:让被捧上天的明星自我约束,挺难的

艺人一旦失范,不仅会被粉丝抛弃,同时也会被业内“避雷”。

章琦是某影视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能接触到一些娱乐圈的明星与幕后工作者。作为“圈内人士”,章琦坦言,对这些所谓的“翻车”新闻其实还挺习惯的。“当然,有些‘翻’得比较离谱的,大家也还是会惊讶一下。不过其实我最感同身受的,还是这个圈子里的宣发工作人员。遇到这种事,先同情他们一秒。”章琦说。

近年来,不断有明星“人设”崩塌、言论行为不当甚至触犯法律、道德底线的新闻。对于粉丝来说,在心理方面影响颇大,粉丝将之称为“塌房”,而对于娱乐行业的从业者来说,造成的影响则更直观些。章琦的不少朋友都是直属于艺人的工作人员,他们与艺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艺人出现严重的舆论事件,他们的工作也会受影响,更严重的如艺人因为失德被处理,这些工作人员还将面临失业的困境。

同样的,不止从业人员,经纪公司也非常怕艺人出现失德、违法行为,近几年也越来越重视这方面的管理,比如将艺人送去培训艺德,进行自查等。不过,娱乐圈新人多如牛毛,而大公司通常一个经纪人分管多个艺人,管理起来分身乏术。还有一些有名气的艺人被经纪人捧着、哄着都来不及,更不存在管理一说了。各个经纪公司情况复杂、水平参差不齐,也让艺人的管理出现困难。

在章琦看来,明星作为公众人物,首先应该明白自己需要遵守哪些底线,如法律底线、道德底线以及基于个人明星身份的不同而应该遵守的一些职业操守。但章琦也无奈地感慨:“其实大部分情况是,道理大家心里都很明白,之所以‘翻车’,还是因为存在侥幸心理,想着‘钻空子’,觉得圈里人都这么做,自己做了没什么大问题。”

面对目前存在的乱象,章琦认为应该从经纪公司入手,明文规定其对艺人的行为、言论等负责,并将赔偿条款写入合同。“毕竟让那些被粉丝、客户、媒体、工作人员捧上天的人自我约束,挺难的。也许增加‘违约成本’,是比较实用的办法。”(记者 奚冬琪 赵爽


新闻热点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