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新兴职业还是不务正业 毕业生做带货主播,行不行?

2022-02-23 | 来源:北京青年报| 浏览:

社会普遍观点对这一职业的接受程度并不高,学历门槛低、主播专业水平有待提升、直播间货品良莠不齐等看法始终存在。但对年轻人来说,带货主播其实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职业选择,不少应届毕业生投身其中,在直播间里书写自己的职场故事。

  做好心理准备

  “带货直播是个体力活儿”

  0-3岁婴幼儿启蒙阅读推广者,墨尔本大学学前教育硕士、(目前)博士在读,北京教育出版社《托育启蒙阅读养成指导》主编,出版婴幼儿阅读丛书42本……这是网名为米八博主在微信视频号自我介绍中的一部分。

  2020年初,疫情开始在全球范围蔓延,米八也做好了回国发展的打算。在海外求学多年的她对国内的求职市场并不了解,面对当时大多数人足不出户的防疫状态,她萌生了做线上直播的念头。

  刚开始,米八做的是娱乐主播,每天在直播间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聊天,因为有直播间这样一个可以实时了解信息的通道和一些热心观众的存在,才避免了被隔离在海外的情况。“当时回国需要到不同国家转机,不同地区的防疫政策和国内不同城市的隔离政策都是直播间的观众告诉我的。他们会催我买票,告诉我哪一天你就不能降落在北京了。”

  回京隔离期间,米八在身边朋友的邀请下,开始尝试带货直播。“第一次带货,自己也不知道要准备什么,商家说什么我就‘嗯嗯’‘好’地答应。”直播灯、直播架、背景板等直播设备被快递到隔离酒店,再由酒店的工作人员送到米八手里。“我开门一看,门口都堆满了,我就自己一点一点往屋里挪,光是布景的设备和展示用的货品就占满了小半个房间。我的隔离一点都不无聊,每天像打卡上班一样,醒来就化妆,化完妆就直播,直播完就卸妆,然后收拾一下睡觉。”

  从娱乐主播到带货主播,在米八看来,这两种直播形式在主播个人体验上有很大差别,“我学历也不低,但一直聊天也会发现有内容枯竭的时候,只能每天从各个平台看大量知识分享型博主的视频,从中汲取观点,现学现卖。那个时候就感觉这样不太长远。”

  转为带货主播后,米八每场直播开始之前都会认真试用并筛选要售卖的产品,结合商家给到的产品手册和宝贝链接里面消费者能直接接触到的信息,整理成自己的口播文稿。

  带货主播不仅要有嗓门,还要头脑清晰。米八说,为了避免冷场,整场直播需要主播保持极高的激情和专注度,这是体力和脑力的双重考验,“我记得之前有一次帮一个品牌做打折特卖,播到快4个小时才过到三分之二的服装。网友要看一件,我就要试穿一件,实在太累了。”

  对于想进入这个行业的新人,米八建议,开始尝试时最好把这份工作当副业,还要做好这是个体力活儿的心理准备。她说,“声带受损、睡眠不足、心理压力大、腰椎颈椎不好等情况在带货主播中十分常见。”

  米八的父母也会看她的直播,屏幕里的她神采奕奕、一开播就是好几个小时滔滔不绝。出于对女儿的心疼,米八的父母对她所从事的这份职业也存在一些不满情绪,但理解是女儿工作所需,从未表示过反对。

  引导理性消费

  “要对信任自己的粉丝负责”

  不同于米八那样误打误撞进入带货主播的圈子,梅晓萌对于这份工作的热爱从线下帮父母卖货时就萌芽了。家里是做服装实体店生意的,她从小就对销售很感兴趣,高中、大学寒暑假回家就在店里帮父母卖货。

  21岁的梅晓萌,来自河北省石家庄市,就读于河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物联网应用技术专业,目前在北京朝阳一家公司做“超级直播间”执行导演。

  带着对这份职业浓厚的兴趣,梅晓萌从直播运营一步步走到了主播的岗位上。

  从选品、排品到对接,从展示形式的推敲到销售话术的揣摩……直播前后的每一个环节,梅晓萌都尽力而为。每次直播结束,她还会对不同平台的数据进行总结,反思如何让商品的销量提高,“我个人对转化特别敏感,对我而言,难点就是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达成最大的转化。”

  对此,梅晓萌也愿意分享她的心得:主播需要培养粉丝黏性和形成属于自己的风格。

  梅晓萌认为,有自己的玩法和互动,要与众不同才会有更多的观众愿意停留。除了对商品尽可能详尽地介绍,互动也是必不可少的。她会通过做游戏、抽奖,甚至是使用一些诸如“喜欢这个商品的话就在屏幕上打‘1’”的话术让直播内容丰富起来,这样不仅不容易给观众造成疲惫的观感,还能达到更好的转化效果。

  直播间作为一个双向开放的互动平台,观众对主播的评论也会实时反馈在屏幕上。对梅晓萌来说,每一场直播都是新的挑战,“每次进入直播间的人都不同,所以直播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一些黑粉,但我能在下一场直播前就调整好状态。”

  家人的鼓励和支持是鞭策梅晓萌在这个行业不断前进的一大动力。她总会给家里买一些优质且划算的生活用品,父母也很乐意和亲戚朋友分享她的工作内容以及成果。

  久而久之,身边的亲戚朋友也会主动让梅晓萌帮自己挑选需要的商品。

  “我能通过这份工作接触到全品类的商品,了解商品的故事、用法、价格,对我个人阅历有着很大的提升,对我的日常生活也有着很大的帮助。”相比普通消费者,带货主播对各个商品所在品类有更加全面的了解和认识,对不同平台的促销节点和活动力度也更加了解,这也是这份职业诸多优点中的一个。

  带货直播也十分考验主播的临场反应能力,曾经有一场直播过程中,商品价格出现了问题。“当时直播间的价格会让商家亏损很多。后来运营和商家沟通好之后,我们还是坚持言而有信,自己贴钱,按照标错的价格给大家上了商品,承担了这个失误。”梅晓萌认为,作为主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对信任自己的粉丝负责。

  梅晓萌认为,要站在消费者的角度,设想自己是买东西的用户,听到别人介绍这个产品,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感觉、会有什么疑虑,思考主播怎么说才能打消疑虑。还要斟酌如何通过介绍和描述让消费者下单,要让消费者充分认识到商品的优势和劣势,考虑自己是否真的需要,引导理性消费,不要冲动消费。

  坚持得到回报

  家人开始认可新兴职业

  2020年,在医院实习的陈千亿(化名)决定转行。当时正值直播带货行业快速兴起,大大小小的电商公司在深圳、杭州等城市遍地开花。了解到这份工作的内容和薪资较为符合自己的预期,她便开始了尝试。陈千亿并没有从家人和朋友那里得到支持,“我家里都是做传统行业的,他们会觉得我是在瞎胡搞。”

  “在最开始的时候直播间没人互动,我自己对着屏幕干讲。”这是绝大多数带货主播起步阶段都会面临的问题。新的账号没有粉丝、流量,只有直播间的货品和主播自己。4到6个小时的直播期间,在线人数为零的情况十分常见。“每次开播前要先拍摄开播预热视频,然后跟运营、场控、助播对接,规整直播节奏,然后正常上播,下播之后再有具体的复盘和对第二天的规划。”陈千亿的工作流程就是十分标准的品牌直播间带货主播的日常。

  陈千亿两年的坚持得到了回报,现在的她薪资可观,下一步将会尝试和朋友一起做一个独立的服装号。同时,她也从家人那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认可。

  行业监管趋严

  “希望可以成为更专业的主播”

  同样,在直播了两年后,米八完成了个人在直播行业的两次转型。她放弃了做全职主播的想法。现在米八已经把直播带货当成了自己的兼职,因为她了解自己的精力上限。

  而就在陈千亿和米八走入直播行业的这两年,有关部门对于主播的管理越来越规范。

  针对行业持续迅猛发展的趋势和政府日益严格的监管,米八报名了“网络视听主播”的资格课程并参加了考试,她也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更专业的主播。

  对于下一步发展的规划,米八希望自己回到所学的教育专业上去,她不想因为做带货主播而浪费自己的专业,所以现在也开始将直播和专业相结合,在直播中开始带一些虚拟产品,比如线上线下课程。同时,她也开始接受一些平台的邀请,在线上直播讲课,分享知识。

  米八通过直播这个窗口也和一些粉丝成为朋友。她发现自己最早的直播间里的一个粉丝已经读完了两个博士,这也坚定了她自己读博的决心。她现在想要拿下博士学历,然后成为大学讲师。

  2021年,米八受北京教育出版社的邀请主编了42本幼儿阅读绘本和指导用书。她希望未来能通过直播将自己的书推向更多的受众。

  梅晓萌也希望自己以后能在带货直播这个行业越走越远,给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带来有用、高质量、高性价比的商品。

  梅晓萌认为,直播让原本传播空间和形式有限的商品有了更多受众,是线下销售的升级,“直播可以使一些本来让人没有购买欲的商品,通过人为趣味的介绍和使用场景的延展更好地体现自己的价值。”

  带你入门

  带货主播成为正式工种

  “互联网营销师”必备技能有哪些?

  2020年,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9个新职业,其中,在“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增设“直播销售员”,带货主播成为正式工种。2021年,人社部、中央网信办、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共同发布了“互联网营销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

  根据上述通知,“互联网营销师”是在数字化信息平台上,运用网络的交互性与传播公信力,对企业产品进行营销推广的人员。职业分为选品员、直播销售员、视频创推员、平台管理员4个工种。工作任务包括:研究数字化平台的用户定位和运营方式;接受企业委托,对企业资质和产品质量等信息进行审核;选定相关产品,设计策划营销方案,制定佣金结算方式;搭建数字化营销场景,通过直播或短视频等形式对产品进行多平台营销推广;提升自身传播影响力,加强用户群体活跃度,促进产品从关注到购买的转化率;签订销售订单,结算销售货款;负责协调产品的售后服务;采集分析销售数据,对企业或产品提出优化性建议。

  “互联网营销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明确要求从业者要遵守的职业守则为:遵纪守法,诚实守信;恪尽职守,勇于创新;钻研业务,团队协作;严控质量,服务热情。

  直播带货怎么管?

  2021年4月23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安部、商务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7个部门联合发布了《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并于2021年5月25日起施行。

  《办法》要求,直播营销人员或者直播间运营者为自然人的,应当年满十六周岁;十六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申请成为直播营销人员或者直播间运营者的,应当经监护人同意。

  直播间运营者、直播营销人员从事网络直播营销活动,应当遵守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遵循社会公序良俗,真实、准确、全面地发布商品或服务信息,不得发布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信息,欺骗、误导用户;不得营销假冒伪劣、侵犯知识产权或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要求的商品;不得虚构或者篡改交易、关注度、浏览量、点赞量等数据流量造假;不得知道或应当知道他人存在违法违规或高风险行为,仍为其推广、引流;不得骚扰、诋毁、谩骂及恐吓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不得传销、诈骗、赌博、贩卖违禁品及管制物品等。

  直播间运营者、直播营销人员发布的直播内容构成商业广告的,应当履行广告发布者、广告经营者或者广告代言人的责任和义务。(记者 张子渊 实习生 严婕)


新闻热点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