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终生劳动观

2022-05-05 | 来源:联合日报| 浏览:

  父亲的口头禅是:干活儿,干活儿,只要活着就得干,否则就不叫活着!父亲这话换个说法就是,生命不息,劳动不止。父亲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终生劳动观,是父亲的人生信条。
  年轻时,父亲用自己的劳动挑起了家庭的担子。我记事起,父亲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从来不知疲倦。“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他每天晚归时,一般都会哼着戏词,好像做完了一件非常愉快和幸福的事。父亲辛勤劳作,用汗水换来的是家里红红火火的日子。我家早早就盖起了红砖大瓦房,引来邻居们的羡慕。
  父亲为家付出了太多,并且他年纪越来越大,日子也好了,我们都劝他好好歇歇,该享受一下了。可父亲却固执地认为,一天不干活,就跟混吃等死没区别,就没活着的价值了。
  “终生劳动观”,让父亲很是受益。从某种角度说,劳动也是一种养生方式。在土地上辛勤劳动锻造了父亲强健的身体,也让他踏实安心,获得精神满足。很多年里,父亲种菜、卖菜,每天忙忙碌碌,身体还很硬朗。
  父亲常说,病都是闲出来的。他还振振有词地举例:“你们瞧村南的那个老张头,年轻时就好吃懒做,现在落得一身病。他从小就一身懒筋,不想干活就装病,没想到现在真病了。要我说呢,就是他的懒筋没抽出来,缠了一身病。还有,咱们街坊你李大爷,本来在老家好好的,儿子非得把他接到城里享福去。结果咋样?每天闲得发慌,心里憋屈,三天两头闹病。这不,前阵回来了,立马没事了!”父亲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劳动可以养生,即使到了老年,适当的劳动也是有益的。父亲的终生劳动观,还是很值得肯定的。
  最近几年,父亲干不动田里的重活了。他就在自家院子里开辟了一个小菜园,种的菜除了自己吃,还分给亲戚邻居们。父亲精心侍弄小菜园,从春到秋,小菜园里一派生机勃勃。我经常看到父亲挥着锄头在小菜园里打理,他的动作自然娴熟,甚至有几分韵律感;他的神态悠然自得,完全是享受的样子。干完活,父亲熟练地擦着锄头,很骄傲地问我:“怎么样,这小菜园不赖吧?”父亲的样子有几分自得,还有几分天真,让我想到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
  是的,晚年的父亲,已然体味到劳动的深层境界了——劳动是幸福和诗意的。在他看来,劳动不是艰辛的苦役,一件事坚持了一辈子,就没了苦和累的概念了,劳动对他来说只是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没有了繁重的劳动任务,劳动是诗意自在的。
  生命不息,劳动不止,父亲的“终生劳动观”让他受益匪浅。劳动成了一件愉悦身心的事,便抵达了生命的最佳境界。

(马亚伟)


【原标题:父亲的终生劳动观

新闻热点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