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可亲

2022-05-05 | 来源:联合日报| 浏览:

  天擦黑的时候,接到父亲的电话,家里电灯线路出现故障,灯不亮了。父亲要我去看看哪里出了问题。七十岁的父亲语气急躁,我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往家赶。
  走在马路上,小城的灯光依次亮了起来。想到父母在昏黑的屋里什么也做不了,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打开房门,屋里的气氛沉闷。父亲在黑暗的客厅里来回走着,母亲在沙发的一角呆坐。对楼的灯光闪进来,室内明暗交错,心情般不定。我的到来是照进他们心里的亮光,父亲母亲焦急的情绪缓解不少。
  打开手电,检查一遍电表盒,原来是跳闸了。我把家里的插座以及电灯开关细致地查看一番,确保安全后,推上电闸开关。再开灯时,屋里顿时亮堂起来。父亲看着雪白的灯光,脸上乐开了花:“还是有灯光好啊,屋里白亮亮的,心也跟着宽敞。”他像个孩子似的欢快。老小孩老小孩,一点不假。母亲也跟着欢喜,念起有灯光的好。久居小城,他们已习惯夜晚灯火通明的环境,一时停电,便会手足无措。此时我们聊天的话题离不开这灯光,旧事过往也一股脑地端出来。
  父母在乡村时种地、建蔬菜大棚、卖糖葫芦,凡此种种的打拼,付出的辛劳自不必说,唯有收入不见增多。那时我家的生活对我来说,如乡村夜晚般,全都是黑漆漆的记忆。
  夜幕降临,村庄罩在黑暗里,只有家家户户昏暗的灯光。远处,点点灯火闪烁,偶尔犬吠,划破乡村夜空的寂静。我对黑暗的恐惧便在那时滋生,一到夜晚,连家门都不敢迈出一步。而家的灯光能驱散黑夜的畏惧,是在我初三晚自习回家时候的感受。
  初中第三个年头,临近中考,学校打算上晚自习。晚上放学,和我同村的同学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和他寸步不离。为了打消我的恐惧,同学和我边走边说着话。我们说着白天里学校发生的事,老师的严厉,学生的搞笑,不知不觉间,村子近在眼前。那段日子,我想如果没有他的陪伴,我都不知道怎样面对晚自习后漆黑的回家之路。
  走到村口,一道手电光由远及近,父亲熟悉的声音传来。他估算我放学的时间,前来接我。那道手电筒的光在漆黑的夜里闪亮,也照进我的心坎里。
  我的青春就这样顶着黑暗,借着灯光,一步一步潜行。后来,我家为讨生计,搬进小城,父母付出的辛苦更多,披星戴月的日子也更多。每一次夜晚来临时,城市灯火阑珊,而父母还在路上奔波。不过,有了乡村黑暗环境的磨炼,再苦再累的日子都成了铺垫。生活总要翻山越岭。渐渐地,我家走出困境,从刚来小城的两手空空,到买房安家,幸福的日子越来越近。
  其实,父母就是我一生中的灯火,照亮我成长的路。如今,他们老了,我会用自己的感恩守护他们,如灯火一样慰暖他们的余年。

(陈裕)


【原标题:灯火可亲

新闻热点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