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鳌山湾的盐业开发

2022-05-07 | 来源:联合日报| 浏览:

  鳌山湾是青岛即墨区主要的产盐区,绵延的海湾滩涂面积广袤,大多地势平坦,适合晒盐的区域十分广阔。清代及民国初年形成规模的盐场就有大桥、泊子、辛庄、北颜武、雄崖所、埠后、里外栲栳、金口、沟里、海东、海南、纪家庄、南泊子等盐场。长期的盐业生产,也传承积累下了多彩的盐文化。

盐业历史悠久

  我国盐业发展的历史十分久远,传说我国最早的海盐制作,是夙沙氏“煮海为盐”,夙沙氏是海盐生产的开创者。夙沙氏(亦称宿沙氏)是山东沿海的部落首领,为神农的诸侯臣子,因其最早发明煮海制盐,后人尊其为盐宗。对此历史文献多有记载,《太平御览》引《世本》称:“夙沙作煮盐”,宋代罗泌的《路史·后纪四》记载:“夙沙氏煮盐之神,谓之盐宗,尊之也”,明代彭大翼的《山堂肆考·羽集》二卷“煮海”条云:“夙沙氏始以海水煮乳煎成盐,其色有青、红、白、黑、紫五样。”《中国盐政史》谓:“世界盐业莫先于中国,中国盐业发源最古在昔神农时代夙沙初作煮海为盐,号称‘盐宗’。”
  齐地濒临大海,有发展海盐业的天然优势,因此自夏代始齐地就有生产海盐的记载。《史记·夏本纪》称“海岱维青州:堣夷既略,潍、淄其道……厥贡盐絺,海物维错”。早在夏代齐地就向当时的夏王进贡海盐。《周礼·天官·盐人》载:“盐人掌盐之政令,以共百事之盐。祭祀共其苦盐、散盐。宾客共其形盐、散盐。王之膳羞,供饴盐。”这里的“散盐”,即指包括齐国在内的诸侯国所贡的海盐。当时所贡海盐的数量有限,海盐只用于祭祀和招待宾客,王室日常膳食都难以供给,说明各海盐产区的生产能力较低。
  据《史记·齐太公世家》记载:“太公至国,修政,因其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而人民多归齐,齐为大国。”姜太公封齐后,借齐地历代盐业开发的基础,将大力发展盐业作为立国之本。这项基本国策有效地奠定并壮大了齐国的经济基础。至春秋时齐国统治者继承姜太公的国策,以大力发展煮盐业为提高国力的根本。齐桓公任管仲为相,整顿盐政,不准贩卖私盐。为激励国人大力发展盐业生产,科学地提出了适合国情民情的管理政策。不仅依靠盐赋支撑军费,还使国库岁银收入增加数倍。《管子·轻重甲》载:“管子对曰:‘楚有汝、汉之黄金,而齐有渠展之盐,燕有辽东之煮,此阴王之国也……今齐有渠展之盐,请君伐菹薪,煮沸火水为盐,正而积之。’桓公曰:‘诺。’十月始正,至于正月,成盐三万六千钟。召管子而问曰:‘安用此盐而可?’管子对曰:‘孟春既至,农事且起。大夫无得缮冢墓,理宫室,立台榭,筑墙垣。北海之众无得聚庸而煮盐。若此,则盐必坐长而十倍。’桓公曰:‘善。行事奈何?’管子对曰:‘请以令粜之梁、赵、宋、卫、濮阳,彼尽馈食之也。国无盐则肿,守圉之国,用盐独甚。’桓公曰:‘诺。’乃以令使粜之,得成金万一千余斤。”战国时期的齐国,在每年阴历十月至次年正月,都令百姓砍柴伐薪,煮海为盐。春季农忙后,停止煮盐,避免耽误农业生产。政府将百姓所煮的盐收归国有,然后统一销售到其他诸侯国,年“得成金万一千余斤”,煮盐业是齐国重要的经济支柱。《国语·齐语》载:“通齐国之鱼盐于东莱,使关市几而不征,以为诸侯利,诸侯称广焉。”盐业甚至成为齐国首霸的经济支撑。
  据《左传·昭公二十年》记载,晏婴提醒齐景公说:“山林之木,衡鹿守之;泽之萑蒲,舟鲛守之;薮之薪蒸,虞候守之。海之盐蜃,祈望守之。”齐桓公首霸后,齐国虽然逐渐由盛转衰,但仍十分重视盐业发展。春秋末期齐国设置“祁望”官职,掌鱼盐之利。战国时期,齐国的煮盐业迅速发展,并实行“官山海”,即由官府直接经营盐铁。
  纵观齐国盐业发展历程,可见其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据金口镇北阡文化遗址发掘,早在7000多年前当地就有人类繁衍生息,从遗址发掘出土的铜鼎等文物断定出自周代。铜鼎是国家和权力的象征,考古发掘的文物证明,周代时当地就有国家管理机构。即墨有“与临淄并夸殷盛”的荣耀,而即墨多丘陵土地瘠薄,其经济来源在渔盐业,在当地有传说陶朱公范蠡曾经派儿子来这里囤积贩卖海盐。

盐业命运绵延起伏

  据清代《河东盐法志》记载:“古者盐皆以煎,所谓渠展之盐,伐菹薪而煮海水者也。其后易煎为晒未详始于何时……”据考证,鳌山湾制盐,大约在明末清初即由原来的煎煮逐渐改为煎晒并举,后来改为滩晒,大大提高了盐的生产量。制卤的方法由古老的灰淋法,改进为土淋法。据记载,胶澳盐政,旧隶石河场,产盐行销东岸18县……石河场前清时设置于鳌山卫,后移驻胶州城内,所属盐滩共计40副斗,草荡32处,盐锅211面,其中即墨县滩场15副斗,草荡4处,盐锅90面。至道光元年至十年间(1821—1830年)复改晒为煎。据记载:“光绪十九年(1893年),即墨县煎、晒户发生利益之争。”大桥村盐民张义春因晒盐面积不断扩张,与邻近盐店村煎盐的徐可洲发生利益之争,两人具状告到官府,县、府不敢断,官司打进京城,案卷呈到慈禧太后处。慈禧了解到晒盐的益处,批示:“准晒不准烧。”并责成当地晒盐户,自此每副斗年上税4吊钱,用于西宫娘娘胭脂粉开销。从此,当地结束了煎盐的历史。
  鳌山湾海盐的发展状况,据记载: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即墨大桥村村民在其村南海滩辟滩14公顷,建起了7副斗的张家滩晒盐场,翌年投入生产,年产原盐4900斗(每斗35公斤)。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大桥村民又于张家滩东南开滩6副斗,建起了12公顷的胡家滩盐场。1913年,大桥盐滩已发展到63副斗,面积63公顷,盐民146人。据大桥村聂振江介绍:清末(1891年),本村十多岁的张义春,随父母讨饭到海阳县臧家庄,父母去世后张义春被当地的盐户收留做杂工,因勤奋厚道很为掌柜赏识。年至弱冠时,张义春发现晒盐可以营生立家,家乡近海的浅滩是晒盐的好地方,便对掌柜吐露了自己的心声。掌柜非常支持,为他配备了晒盐的工具,让他回家发展盐场。张义春回村组织了张姓14人,运用学到手的技术在大桥村南滩开海滩7副斗,面积约700公亩,后来称“张家老滩”。第二年开春用柳条斗子人力提水(每斗水约17公斤)晒盐,用大豆、莲蓬子测卤水浓度(随着海水盐度的提高,大豆或莲子在卤水中慢慢上升,当漂浮到水面时,盐度达到24.5度时即开始结晶。1955年省盐务局代购“婆美比重表”测定卤水浓度,结束了用大豆、莲蓬子土法测卤的历史)。1893年,大桥村胡兆晓组织胡家本姓12人,在张家老滩东开滩6副斗,面积约600公亩。受张、胡两家的影响,大桥村民纷纷在海滩开滩晒盐。1894年至民国元年,胡家滩以东陆续开滩50副斗。

近代历程

  据《即墨市大桥盐场大事记》记载,可大概了解当地近代盐业发展历程:
  1914年,张家滩盐场从本县东皋埠买来一台四人蹬木制水车,后改进为二人蹬木制龙骨水车,仿制80余部。1915年,石河盐务场署奉命宣布盐税不随粮代征,设专局收盐税,此令宣布后沿海一带人民群起反对,盐署见民众反抗众势难遏,即行停办。1916年,袁世凯为剿灭革命势力,以盐税做抵押大借外债,成立稽核所征收盐税。
  1917年,东岸18县改组,石河盐务场署移驻金口,管理即墨、莱阳、海阳各县盐田。同年,盐署下设盐税征收局,为严格控制盐税招兵设警以增威势,金口场在大桥村南海崖南头设大桥验放处征收盐税。据《即墨县志》记载:“1919年(民国八年)6月5日,即墨、莱阳、海阳三县民众联合抗盐税,火烧金口场盐署。”同日,大桥民众火烧大桥验放处,盐警撤到即墨城,盐台存盐为民众抢光。1920年,英人贝尔逊来到金口场架设电话线,由即墨县城直达金口场,并连接烟、掖、莱、胶、城阳等地,以通消息进一步控制民众抗税。1921年,金口场大桥验放处回驻大桥村,烟台镇守使派董洪奎营进驻金口镇压抗税群众。9月16日,恢复征收局征收盐税,税率日益加重。1923年9月,胶县、即墨、莱阳、平度四县盐民,群起反对永裕公司中标承办收回日管时代日人所经营的胶澳盐业,为此到青岛胶澳商埠督办公署请愿。1937年,七七事变后,大桥验放处人员撤逃,盐台存盐被民众抢光。1938年,国民党地方杂牌军旅长、即墨县县长隋永谞派员征收盐税。1943年9月,隋永谞在三都河被日、伪军打垮,由国民党的暂编十二师(赵保原部)征收盐税。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我八路军解放大桥村。1946年5月,胶东工商局金口海关所派邹太良、陈广林到大桥成立盐救会,会长张义训,副会长张京风。当时处于敌我割据状态,税收不正常,盐民生产的盐时常被土匪抢劫一空。1947年秋,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胶东解放区,大桥税收人员随解放军转移到海阳县。1948年春,国民党的重点进攻被解放军粉碎,我征收人员重返大桥,组成大桥盐务所,主任为董谋,指导员孙保荣。1949年7月25日到28日,连续三天台风、暴雨、山洪、大潮侵袭大桥盐场,盐田全部被冲毁。
  新中国成立后,1952年在党和政府领导下,大桥成立4个盐业互助组……盐业生产迎来新的发展时期。

(刘永辉)


【原标题:即墨鳌山湾的盐业开发

新闻热点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